【脫掉教師的衣服 重新走上自由的路】​


9月1日是同學的新學年,亦是司徒Sir工作的新開始。​

司徒Sir將以「慢學‧派」創辨人的身份工作。​

由畢業至今,似乎每件事也有因果關連,​

根本不由我們去規劃。​

走過輕中度智障學校、群育學校及主流學校,​

這九年我累積了不少經驗。​

 

然後呢……​

坦言,我走不下去,​

當不少朋友窮半生的精力去追逐安穩的生活,​

而我決定離開這成長的地方。​

 

我不喜歡被「肉食者」定義我的價值,決定我的未來​

對於「不賢者而居高位,是播其惡於眾也」的局面,我只能「硬食」,​

要我因此離開教育界,我不甘心,亦不捨得。​

 

大文豪 列夫‧托爾斯泰 曾問一個問題:「學校讓我們變笨嗎?」​

我們無一不在學校受教育,有沒有思考以下的問題:​

1) 人有權利去教育他人嗎?進步真的能帶來幸福?​

2) 為甚麼教這個而不教那個,教育方法有單一準則嗎?​

3) 給孩子真正需要的,而不是你想要給的​

4) 我們必需為下個世代準備甚麼的教育?​

5) 為何成年人離開學校後,就不再學習?我們又憑甚麼要孩子學習呢?​

 

在此,感謝我的家人,​

你們的諒解及支持,使我能任性地追夢。​

多謝你們!​

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